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专利代理人待遇 >> 正文

【家园小说】调离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年一度的换届开始了,老林听说县长要调他离开县城,去僻远而贫瘠的小山村工作,他既没有和领导争辩,也没过问什么,就扛起扫帚,在扫帚上系着一瓶矿泉水,瓶子在老林胸前晃来晃去,就直奔县长家的方向去。

老林今年四十五岁,在镇上任副镇长的职位,其人身材瘦小,性格和蔼可亲。脸上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洁白的牙齿,再加上那矮矮的个子,越看越像一个长不大的小男人似的。他光光的脑门上,长着稀疏的几根头发,充满了智慧。

老林和县长住在同一个单元楼,而且不偏不倚地住两对门。自从他和王县长做了邻居,老林有晨跑的习惯,每天早晨五点就出家门,七点回家。今天一出门,竟然迎面遇上了县长。他心中竟然好紧张,想装作不认识,但又一想,都是邻居连招呼都不打,未免有些生分,再说老林和县长还是上下级关系呢,马上笑脸相迎恭敬地说:“王县长早呀,这么早锻炼身体啊!”“恩!”县长象征性地点了一下头,便面无表情的走过去了。弄得他好难堪,笑容僵硬在脸上。

老林,每天没事就站楼底那片空地自娱自乐,或者到晚上没事干高吼一声秦腔,或者打打太极拳。自从和县长作了邻居,家属楼底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小车,把院子围得水泄不通,给县长送礼的人络绎不绝。尤其到了晚上给县长送礼的人更多,时常有人领着礼物敲开老林的门,一看是老林就悻悻地说我走错了地方。严重打乱他的日常生活,老林是看在心里,敢怒不敢言呐!

老林不像别人那样为了升官发财,到处吮痈舐痔着县长。虽然他和县长是两对门,他从没有给领导送过什么贵重的礼品、也没有拍过领导的马屁。

老林来到楼底的那片空地,走到院子中央,立即拿起扫帚扫起来。这时正在酣然入睡的县长,听见院子传来响声,立马走出来一看,竟是老林。县长大吃一惊。莫非老林今天发高烧了吗?县长很疑惑地问。老林一声不吭,默默地扫院子。这时县长有一点发火了:“你是什么意思?拜托了,你别扫了,你看看天气这么炎热,休息一会,要是这件事情传扬出去,让我如何下台呢?”县长几乎用哀求地口气对老林说。

这时的老林才转过身,看了看县长的表情。不紧不慢地说:“县长,你就别管,我给你老把院子扫完,就休息。”说话间解下挂在扫帚把上面的矿泉水自顾自喝起来。县长看着老林无动于衷,立即和老林争起扫帚来,老林说什么也不放下手中那把扫帚,县长好话说了几十筐都无济于事。县长索性不管。他呆呆地坐在台阶,看着老林扫得那么认真。县长思索了一会,心想老林可能出出气,就完事了。那里料想到就县长楼底20米宽的院子,老林整整扫了一下午,扫完后背起扫帚边走边说:“王县长你忙吧!明天晚上我还来给你老人家扫院子。”

第二天,老林按时去“上班”了:他又开始扫院子了。王县长看着老林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拍着大腹便便的肚子,气冲冲地说:“林镇长,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给我摆‘龙门门阵’。你到是说话呀!你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呀?”

老林默不作声,依然继续扫院子。这县长家楼下的院子栽满了各种颜色的花,从树丛中射透出一片阳光,院子的土地上洒着斑驳的树影和淡淡的热气,浓郁的香气沁着老林的心脾。他细细地打量着花儿上翩翩起舞的蝴蝶,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老林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嫉妒和不满,想不到自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副镇长,岂能沦落到替县长扫院子的地步。难道他就这样一直扫下去吗?老林在心里暗想,为了自己不去那个山沟里,更为了不想看到那些明目张胆的人提礼物给县长礼物。他就这样从早开始到晚上扫院子,看谁还敢给领导送礼。想到这些他又聚精会神地扫起来,尽管这五月的天气,烈日炎炎,汗水浸湿他的衬衫,他丝毫没有感觉到天气的热闷。

第三天,老林像前两天一样继续扫院子,正在这时,有一群人叽叽喳喳地向县长家走来。人群里有人带着讽刺的口气,大声吆喝,“乡亲们,快来看看,副镇长给王县长扫院子哩。”县长家就在一楼,一阵吆喝后,像在爆油的锅里放了一把盐,顿时炸开了,周围一片喧哗声。人们蜂拥而上,院子里人来人往,围得水泄不通。县长揉着惺忪的眼睛,看着这些人指手画脚,众说纷纭,又看看老林他还是我行我素,在众目睽睽之下依然扫院子。县长被眼前的人吓倒了,王县长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圈。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候老林窥视着王县长,看着那冷如冰霜的脸,不由得暗喜。只见一名记者身份的人不时给老林摄影,王县长急忙走过,气势汹汹地把老林手中的扫把强行夺下,举起扫帚摔到一边,气急败坏地指着老林,“你到底想干什么?”

老林还是默不作声,检起扫帚依然扫院子,越扫越有劲。王县长遏制不住胸中的怒火,怒斥道:“你有什么事情,单位不能解决吗?非要给我扫院子,给我难堪吗?”

老林还是默不作声伫立在那里,心想我没有钱给你送礼,你就调我到乡下。我就给你扫院子,龙争虎斗,鹿死谁手?黑脸白脸阴阳脸,不阴不阳;真心假心是非心,墨耶非耶?可是话到嘴边,老林又把话活生生地咽了回去。

自从老林在楼底扫院子以后,县长家门口由门庭若巿转为门可罗雀。

不久之后,王县长被双规了,老林不但没到乡下去,还升了个正科级。

新疆小儿癫痫病医院
应该怎样的去医治癫痫
郑州那家看癫痫病好

友情链接:

田连阡陌网 |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 | 强心脏优酷 | 郑州市管城区政府 | 小灰熊教程 | 笔记本型号 | 勇者之路加强版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