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冒险岛龙神加点 >> 正文

【红杏同题】一个女人的隐私事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长水河镇上芳香餐馆选吉日重新开业了,已经结婚二十余年的文芳穿着婚纱和老公张奇拍摄了很多结婚照。她认为这样紧紧地拉着老公的手,和老公热情地拥抱,这样的照片,才能表达她内心向老公忏悔,才能让她不安的心里感到踏实,才能够把她的隐私生活在记忆里消逝。几天里,那英那动人的歌声在音乐的伴奏下从芳香餐馆里传出来,这是餐馆老板娘文芳选唱的《雾里看花》之歌。

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你能分辩这变幻莫测的世界

涛走云飞花开花谢

你能把握这摇曳多姿的季节

烦恼最是无情叶

笑语欢颜难道说那就是亲热

温存未必就是体贴

你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哪一句是情丝凝结....

文芳一家四口人就生活在长水河镇上,她有位忠实、勤快的老公名字叫张奇,有一个读高中的儿子及五岁的小儿子。她和老公经营着这家自己取名的芳香餐馆,夫妻二人情投意和,从一个山里住了二十多年的山民买房在这个镇上定居,他们从卖小摊小吃,再到自己开碗碗面馆,再到后来这样的餐馆,真是经营有方,生意越做越大,他们通过近十年的辛勤劳动家也较富裕了。

三十八岁的文芳在餐馆里时刻忙碌,感到劳累,和张奇商议招聘了一个帮手,帮手是位农村女人,她很勤快,洗菜、切菜、收碗、洗碗、打扫卫生,就像是一个“机器人”忙个不停。文芳雇了这样一个“机器人”帮工,使她少进厨房,常坐柜台,真正地成为“芳香餐馆”里一个穿戴整洁无汗味、无油烟味的老板娘了。

文芳她虽然多年里和老公时时刻刻刻在灶边转,锅里滚烫的油烟并没有薰黑她那白如玉的方脸,起早摸黑的她还是那么精神饱满,和每一个进入餐馆的食客笑脸相迎。如今她请了帮手,她就会有更多的时间画眉涂唇,到专卖店去挑选时髦的服装,把自己打扮得像一个二十余岁的少妇一样,让众多的食客看着这个老板娘,赞美她这个老板娘的美丽,使她的心里乐滋滋的。似乎在对大家表明我不是锅边转的妇人了,是一个美丽而神气十足的老板娘。

芳香餐馆在这个古老镇上近百家餐馆是排不上前十名的,虽然如此,也有很多食客来往。

这一天,店里来了一位眉清目秀年近三十岁的食客。

“给我炒个青椒肉丝,再来一个鸡蛋蕃茄汤。”食客向柜台里微笑着文芳说。

“请坐!一会就到。”文芳答话,忙去把茶杯放在他的面前,倒上茶水。

那位食客吃了饭后自言自语:“真是饭菜可口!”说完付了钱离开了餐馆。

那位食客一日三餐,餐餐都来这芳香餐馆里吃饭。那位食客在餐馆里吃了好几天了,文芳和这位食客在人多情况下也没有单独交谈。这一天食店里的食客较少,文芳就和这位眉清目秀的食客有了交谈语言。

他自我介绍:“我叫孙兴,今年二十九岁,老家就是邻近县的孙家村。家中有妻子和父母,如今买房在县城里。我经朋友介绍,到这里来做副食生意的,这几天都在找铺面,就是难找到合适的铺面。”

文芳再一细看这人,他是近几天三餐都在自己餐馆来吃饭的食客,一副笑脸白白净净,说话露出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中等身材,看上去长得是这么英俊,真是一个帅哥,一个美男子啊。找房子做生意,邻居不是有一到期铺面了吗,何不帮这位弟弟问一问。顺便给人家一个方便吧。文芳于是对孙兴说:“弟弟,我这旁边不远处就有一门市空着,你看适合你做生意就租在那里经营吧!”

孙兴说:“就在这旁边?那我去看看,这里也算是‘黄金’地段吧?等我租下来生意好了,一定要感谢你这位热心人。”

文芳听到孙兴说出这样的话:“你先别说谢!我马上叫房东过来,你们自己去协商吧!”

文芳说完就打那位房东的手机。

那位房东说到就到。孙兴随那位房东去看了一看那铺面房,心里非常高兴,认为此处很好。于是就在文芳餐馆雅间里坐下来写租房协议。

当天在文芳的撮合下房子就租下来了,本来铺面租金一次性缴清,但孙兴和房东商议一年分两次付完租金。

孙兴租了那铺面,忙着把那房屋打扫了一下,没等两天孙兴就进货经营起副食店了。

孙兴一日三餐就在文芳餐馆里吃饭,都是生意人,谁不愿自己生意好呢?谁又不喜欢自己生意上的常客呢?

多天了互相交谈中就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文芳比孙兴大九岁,相互就以姐弟相称。

孙兴一日三餐从不欠款,餐餐款清,说话也很礼貌。这文芳有个四岁的小儿子叫龙儿,很逗人喜爱,长期在餐馆进出的孙兴把自己经营的糖果、粑、饼送给龙儿吃,文芳给钱就是不要一分钱。这龙儿很喜欢孙兴,天天见面就要孙兴叔叔抱一抱。不知是那天聊天中就谈成了,民间有种过房的习惯,一个吉日里小龙儿成了孙兴的干儿子,给小龙儿取名孙东,孙兴就这样成了龙儿的干爸了。

文芳对老公说:“这迷信有些还是可信的呀!自从我们龙儿过房给孙兴,龙儿就不再吃感冒药了。”

孙兴来到这个镇上和这一家人从不相识到相识,从相识后又与姐弟相称,现在又是干亲家关系,他们的关系从陌生发展到较亲密了。

这一天,孙兴在餐馆里吃完饭,把钱交给柜台里的文芳后喊了一声:“姐姐。”文芳笑着看了看孙兴那张红得像个妹娃子一样的脸笑了。

孙兴站了片刻,好像有话说又不好讲出口似的。

孙兴呆站了一会儿才对文芳终于开口说话:“姐姐,弟弟......弟弟给你借......借五百元钱进货,因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估计后天一定能还给你。”

文芳听到孙兴的话,望着他笑着。对借钱她是非常小心的,常言道:交财失义。她又想就这么五百元钱,孙兴经营着副食店也不会跑掉的,于是她就给了孙兴五百元。她想借钱必须要立据,否则到时以什么为凭据呢?可是她面对这个弟弟,这个小儿子的干爸她怎么来叫他写借条呢?她又想,不怕你借,如果不还钱就到你副食店里赊东西。

到了第三天,孙兴按约定的时间还钱来了。他把钱拿在手上来到文芳的柜台边说:“姐姐,我来还你的钱,感谢你的信任,感谢你支持了弟弟。”

文芳用手接住钱说:“你就这么快速还给我?再多几天还给我吧!”她说完把钱随便看一下就往抽箱里放。

“姐姐,你当面看一下钱的真假。感谢你对我的支持,我给了你六百元。”孙兴说道。

文芳连忙把钱拿出来说:“弟弟是不会用假钞来还给姐姐。你还六百元?怎么要还六百元啊?你只借了我五百元,只借了五百元啊!”

“姐姐,那一百元是弟弟给的感谢费。”

“感谢费?不能这样,我们像亲姐弟一样亲,我要你什么感谢费呢?姐姐这样接受了一百元就是在放高利贷?”文芳收住笑脸严肃地说。

“姐姐,不是什么高利货,你就收下吧!”

“这一百元无论如何姐姐也不能收。”文芳说到这里把钱递给孙兴,孙兴没接那一百元,立即转身跑到副食店里去了。

文芳老公张奇在厨房灶旁忙碌,他回转头大声问文芳:“你们在争论什么呢?”

文芳来到老公面前向老公说道:“前天孙兴借我们家五百元钱去进货,今天他多还一百元作为感谢费。”

张奇一边炒菜一边大声说道:“文芳,你去把那一百元钱拿去还给孙兴,不要多收他一分钱!”

文芳又认真数了数那几张钞票,还的钱真是六百元呀。仅三天时间,借五百元利息就是一百元。文芳立即走出食店,来到孙兴副食店里说莲:“弟弟,这一百元钱我们不能收,刚才你姐夫也叫我立即把钱还给你。”

文芳说着话把那一百元钱放在孙兴货柜上。孙兴拿住钱立即来到文芳面前把钱塞在文芳手里。文芳就是不接钱,孙兴用左手拿住姐姐右手,他右手拿起那一百元钱往文芳衣包里塞。文芳说:“弟弟不要这样!”

文芳孙兴推推揉揉,孙兴最后说:“姐姐!这钱就当我给干儿子龙儿零花吧!”

文芳还是坚持把那一百元给他,孙兴推说了许久都不要那一百元,孙兴说:“姐姐,我是做生意的,你们这样相信弟弟。弟弟就十分感激,如不收下,今后我有困难就不好再找姐姐借了。”

文芳最后才收了那一百元。

大约过了十多天,孙兴又在文芳身边说:“姐姐,弟弟要大量进货,向姐姐借两千元钱,最迟不过七天还你。”

进货又向自己借了两千元,文芳直言快答:“我立即去银行里取来就给你。”

隔两天孙兴还了二千二百元。文芳说:“你怎么这样做,什么利息这么高?”

孙兴说:“姐姐对弟弟生意上支持,弟弟很感动啊。相信弟弟的生意会越做越大,到时还要厚谢姐姐的。”

大约又过了一月后,孙兴向文芳又借了四千元,这个数字文芳很不放心,总是注视着孙兴的举动,看着孙兴进了一批货她才松了口气,到了约定还钱那天,孙兴很主动,几天时间,借四千还了四千五百元。文芳虽一次又一次不愿接这么多的利息,但孙兴诚心要给,真是一个诚实守信、大仁大义的弟弟啊,她从此把这位弟弟就当自己的亲弟弟看待了。

一天孙兴带着一个少妇手拉手进了文芳餐馆。“姐姐,姐夫,你们好!”孙兴进餐馆就大产喊道。

文芳和老公及龙儿正在吃午饭,看着孙兴带着一个少妇进来,笑了笑。孙兴介绍:“这就是我的老婆,名叫李英,是一家幼儿园教师。”

“啊!是弟媳来了!请坐!”文芳和老公齐声说道,他们看着孙兴的老婆穿得那么时髦,那么年轻,那么美丽动人,就像是天上下凡来的仙姑一样。

“弟媳美如仙姑!孙兴弟弟神通广大,把天宫仙姑都邀请下凡来了!”文芳夫妇都这样说。

孙兴老婆李英说:“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她一说一个哈哈,“来到这里,多谢姐姐和姐夫对我的大力支持。”

文芳和孙兴老婆十分亲热,文芳宴请这位弟媳,这位“亲家嫂”一同吃接风餐,相聚中大家谈笑风声,只恨相识得太晚。

孙兴的老婆在此玩耍了两天,她就要回家了。她不舍地邀请文芳:“姐姐呀!姐夫呀!你们去我家耍一耍,看看我们的新居吧。”

文芳老公说:“没有时间呀!”

在旁的小龙儿问道:“去哪里呀?”

“去你干爸、干妈家。”文芳向小儿子龙儿说。龙儿高兴极了:“我要去!我要去!”

“你要上学!今后放了假再去。”文芳对龙儿说。

文芳本不想去,但为了进一步地对他们家有所了解,于是换上时髦的短裙、高跟皮凉鞋,背着皮包就随同孙兴及其老婆而去。到了车站,几人上了客车。

车子就三个多小时,到了那座古老的县城。就是那个较繁华的县城里,林立的高楼,川流不息的车辆,熙熙攘攘的人群。那一座直插云霄的高楼,那一间装修得富丽堂皇的房子,就是孙兴夫妻的新居。新居装修堂皇,里面各种高档摆设应有尽有,特别是床前墙壁上挂着孙兴和她老婆李英的结婚照,使得文芳心里好羡慕,她看了一遍又一遍。她后悔自己当年生在山里,当年那山里是那么落后,自己是高中毕业生,选中了在部队里生活了几年,比自己大五岁的丈夫在部队一直在那炊事班里,他在哪里就学会炒得一手好菜。他们的婚事当年是那么简朴,自己的结婚场面哪里有这么亲热的合影啊!她后悔自己那个同床睡了近二十年的老公还是那么土气,呆头呆脑,常常一身汗滴、油污,整天累得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四十余岁就像一个近六十岁的老头子。她叹息着自己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堆上。

在孙兴这个豪华的屋子里,文芳进一步了解到孙兴原来是个大学毕业生,只因命运的差错,他才离开家乡自己创业,过着隐居者一样的生活。她暗暗地想孙兴不但人生得俊,他还是一个才子呀!

文芳就要离开这个豪华的居室了。孙兴老婆李英真舍不得文芳离去呢。她向文芳说道:“姐姐,你在这里多住几天吧!我们一起去游山,去玩水,这里有很多景区,让我们一起快乐快乐的玩上几天吧!”

文芳说道:“既然我们相识了,今后还会有时间的,等那个时候,我们再去旅游吧!我要经营餐馆,你姐夫时时刻刻都忙,我不能这样闲着,孙兴弟弟也要赶快转去经营副食店,门面那样关着,不接待顾客售货就没有收入。”

孙兴和老婆也不再挽留了,吃了饭,孙兴老婆把孙兴和文芳送下电梯,送到了那个车站。

文芳和孙兴上了那辆长途车,姐弟同坐一条位置。孙兴上了车像个年轻小伙子一样只顾玩起手机来,文芳想孙兴手机里是什么吸引着他呢?为什么就不和姐姐多讲讲话呢?

客车驶出了车站,客车在高速路上前进。文芳随着车里的音乐又在回想孙兴的结婚照,她羡慕孙兴有一个美丽的老婆,有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孙兴似乎倦了,他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他就要入眠了。他那左手揉了眼睛放下来,他的手触到了文芳那仅穿短裙的大腿,他立即将手缩了回去,他闭上眼睛入眠了。孙兴刚才那一下肉体接触,使得文芳忘记了一切,她感到十分舒适,就像渴了喝上了巧克力那么舒适。她多么希望这个弟弟再一次这样用手触她的大腿,让她再一次舒适,可是孙兴的手再也没有伸过来,她感到失望,感到烦燥,感到十分不安。

癫痫吃什么药好
吉林癫痫病治疗中心
新生儿癫痫确诊方法

友情链接:

田连阡陌网 |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 | 强心脏优酷 | 郑州市管城区政府 | 小灰熊教程 | 笔记本型号 | 勇者之路加强版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