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海洋大学分数线 >> 正文

【丁香】柳线杨丝(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章

一阵凉风,驱散满天浓云,唤回了久违的蓝天,或许是久雨的缘故,今年江南的秋天似乎来得特别早,才界处暑,就给人以仲秋的感觉,天气凉爽宜人,冷暖适中。候鸟也知秋意早,一声鸣叫渡青云。不是么,北雁南飞,一会儿排成个一字,一回儿又变戏法似的,排成个硕大的人字,点缀晴空,给人以无限的遐想。下放才三个月的青年女学生柳丝绦,踱步在明静如黛的小溪岸边,美丽如画的景色把她吸引住了,这是她第三次来小溪边漫步,凝眸南望,翠峰如黛,小溪如一根细线从山峰间飘出,蜿蜒延伸。回身北眺,溪水出口处正连接宽阔的淡水湖,淡水湖远连长江,一望无垠。下放三个月,农村的一切,还是感觉新鲜,并不因为在农村生产劳动而产生厌恶,相反,她对这里纯朴民风、美丽山水由衷产生了眷恋之情。“人生无处不青山。”此时此刻,柳丝绦有了新的领会。

“柳丝绦,大队召你去开会!”邻居大叔的叫唤声,打断了柳丝绦的遐想,她停步回头,只见邻居大叔把通知已递送到到她手上,看完通知,柳丝绦二话不说,跟随邻居大叔回住地。在房间带上纸笔便马不停蹄赶往大队部。赶到大队部,召集来开会的人还没到齐,柳丝绦就和先到的人一起在会议室休息。一刻钟后,人都到齐了,负责召集开会的大队革委会主任唐卫东来到会议室,随便寒暄几句后,就直奔主题:“耽误休息时间把大家召集起来开个会,是有个任务交给大家来完成。”唐卫东说到这里,却把话打住,端起茶缸喝茶,故意卖起了关子,什么任务这么急着把我们召集起来开会,是不是又要我们到黑泥湾去搭棚开荒?去突击支援落后生产队完成农业生产?人们心里犯嘀咕。

“现在国内外形势一片大好,文化大革命正如火如荼展开,宣传毛泽东思想已经提到了新的高度,广播喇叭成天歌唱毛主席,新闻纪录片成天宣传毛泽东思想,一句话:毛泽东思想占据了中国文化的主阵地。现在,各公社都成立文工团,各大队成立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昨天,公社党委开会决定:国庆节举行全公社文艺工作汇演,优秀的节目、优秀团体推荐到县汇演,希望我们能争取到那份荣誉。为达此目的,我们不仅排演传统歌唱节目,我们还要排演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只有这样,才能独树一帜,挫败其他团队。”唐主任的开场白赢得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说到排演京剧样板戏,就必须有京胡伴奏,有人建议用二胡代替,但多数人不同意,认为那样做就达不到应有的艺术效果。前来开会的罗朝灿略有所悟,高声叫嚷:“柳丝绦,你怎么忘了,你下放的杨田队,杨帆远,这小子,不仅竹笛、二胡在行,京胡也拉得不赖,他进宣传队是个好角色。”

“不行,不行,他伯父是地主,跟地主一个锅吃饭,我们绝不能与他同流合污。”队员黎向阳一口否定。

“杨帆远不是地主子弟,他伯伯是个地主,帆远的爸爸是中农成份,因为前五六年前死了,所以两家并一家,人家还是高中毕业生呢!”队员胡日红插话解释。

会议室雅雀无声,人们还在为缺人手发愁。

“就地主资本家子弟入学,中央也还试行有成分不唯成分论的通融解决办法,我们又不是提干政审,没有必要那么拘板,况且杨帆远还不是地主子弟,伯父是地主与他父亲是地主,那是完完全全的两回事,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唐卫东一锤定音,把事情定夺了下来。

红星公社朝阳大队宣传队应运而生,文艺节目紧张有序地排练着,柳丝绦肩任宣传队队长,自宣传队组建之日起她就一直吃住在排练室,全身心投入排练工作,并担当起当家花旦的角色。半个月后的一个黄昏,丝绦正在收拾队员散场后的场地,椅子底下突然发现一蓝包皮的日记本,不用翻阅,她一眼就认出是杨帆远的,他经常用这个本子纪录歌词歌谱,特别是经典的歌曲他都纪录在这本子上。出于对优美歌曲的热爱,丝绦把手中的活一概抛开,全身心去翻阅日记本。才翻几页,一首七绝古诗便跃入眼帘。这是个大呼政治口号,高唱革命歌曲年代,古诗极其罕见,也与时代极不协调。然而,丝绦不这么认为,相反,她还是古体诗的热爱者,甚至是古诗歌的积极创作者,她由衷高兴在异地遇知音。为此,她迫不及待欣赏起《入宣传队随感》来。

科头赤脚地边来,杂剧京腔细剪裁。

误入梨园犹自笑,红妆携手共登台。

欣赏完绝句,丝绦思忖:满有才情的吗!可惜杨帆远生活环境不太理想,以至于在宣传队缺少聊伴,一个人情绪低落,沉默寡言,虽则如此,但他贡献的节目,还非常有新意,得到大众好评,提出的建议,也非常中肯,甚至具有建设性。只是最近他心不在焉,大有离别意思。人才难得,我还得动动脑子才是。丝绦思索再三,随手从上衣口袋掏出笔,在杨帆远的诗下方,刷刷刷,奋笔疾书起来

君思维敏捷,才华横溢。进驻团队,建树良多,节目之创作,每每精彩纷呈,好评如潮。感激之余,步韵一首,难免东施效颦之嫌,供君一哂云尔。

艺坛创作幸君来,节目兼容诸体裁。

笔底帝王乘鹤去,工农大众尽登台。

按照革委主任唐卫东安排,今天宣传队首次进行登台亮相,对排演的节目进行观摩评估,总结成绩,寻找差距,看看还要添减哪些节目,哪些内容还有待于完善。开始化妆了,柳丝绦首先跟杨帆远打招呼:“杨帆远,来帮我个忙,给我化妆,好吗?”

“我?不行不行,还是找你的女同胞。”

“怎么不行?我就看中了你,不就是化个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给我这个面子?”说到此,丝绦神秘地一笑。

“好了——!挥舞才子笔,淡扫美人眉。”杨帆远一句俏皮念白,博得全场哄堂大笑。说实在的,杨帆远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给女郎傅粉画眉,虽有几分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爱恋之情油然而生,然而,他不敢有太多的奢望,地主家庭,人们避之犹恐不及,更不说与女孩交谈,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年代,人家回避地主就像回避瘟疫,成分不好的人也就自觉地自我隔离,与世无争。

忙忙碌碌了一天,演出总算结束,散会时分,柳丝绦叫住杨帆远:“杨帆远,你先前四处找什么?掉东西了吗?”

“我一个日记本不见了,家里不见踪影,这里也没找着。”

“我拾到一个日记本,帮做点事,我就归还你,行吗?走,我们散步去。”说完,丝绦带头走出排练室。

“我又能帮你什么?只要我力所能及,一定不推辞。”

“根据大队领导意见,节目要进行增减、修改,先谈谈你的想法,后我们分别动动脑筋,三天内各自贡献二至三个像样节目。算是我求你,千万不要推辞。”柳丝绦态度十分诚恳,叫人难以婉拒。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还再能说些什么?”说完,杨帆远淡然一笑。“我虽不是地主子弟,但我伯父是十足的地主,我在这里很尴尬,还不如回去干农活。刘红兵很好学,我在教他拉京胡,差不多教会,我就离开宣传队。”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和你的境遇基本差不多,好不到哪里去,我外祖父家是资本家,成分历史不好,我家一直也很憋屈,外祖父家现在没有人了,我在表格上填社会关系时,总含糊说外祖父家没人,就这样搪塞过去。所有表格我都这样填。离开了家庭,我的腰杆似乎要硬朗了些。你不要有离开的想法,在宣传队我好歹是个队长,人们多少还看我点面子,我会适度帮你说话,绝对不能走,留在宣传队,算是帮我的忙,好吗?”

杨帆远点头应允。

“你古体诗写得不赖,是几时爱好上那陈谷子烂芝麻的?”丝绦换了个话题与帆远交谈。

“我家可以称得上书香世家,爷爷从师我们县最有名的塾师周镶黄,这老夫子曾一馆教十八个学生,十七个中举,名轰省垣。我爷爷是这老夫子的末届学生,且是周老先生学府高足,周老先生常在人面前说,可惜停了科考,不然,杨生必定高中榜首。伯父又师从爷爷,他们父子二人,都不曾去谋一官半职,都在家设馆课徒。爷爷教书以终,伯父直到解放才放下教鞭。我父亲读了七年儒书,十五岁后改读国民新学堂,进国立师范,分家后,我家被父亲读书读穷了。我十二岁时,父亲病故,就并入伯父家,从那以后,我白天上班级制学校读书,晚上及星期天伯父就教我读儒书,我写古体诗词也就不难理解吧?。

“你说的周老先生教十八个学生,十七个中举,不是虚构故事吧?真有其事?”显然,柳丝绦对那事产生了浓厚兴趣。

“那还有假?就因那档子事,我爷爷才慕名到周老先生学馆读书,那是最后一届。十七人中举是老先生中年教书时发生的事。”

“还有一个钟头时间唐卫东主任才回来,我到那时才去请示汇报工作,时间还充裕,你能把一馆十八个学生十七个中的举事详细讲给我听听吗,我对这些奇闻异事特感兴趣。”

“提起那事,有很多的迷信色彩,在文化大革命年代,宣传迷信,轻则进学习班,重则挨批斗,还是谨言慎行的好。”

“你说我是那种出卖朋友的人吗?你说我听,消磨时间,把心放到肚子里,不会有事的。”说完,柳丝绦报以轻微的一笑。

“大比之年,省开举子科考,各私塾先生皆加紧教学备考,十载寒窗,蟾宫折桂正其时,离考前两个月的一天晚上,辛苦了一整天的老夫子和衣而眠,刚合上眼,便梦入南柯,见一绝色美女放一铜盘在学堂中心,打开头发洗头,醒来女子形象历历在目,印象极其深刻。周老夫子越来越觉得此梦奇异,他认真分析,详细解梦,觉得此梦与《论语•乡党》篇里有一句话‘享礼•有容色’相符,于是乎周老夫子就以此为题,亲自动手写了十八篇文章给学生背诵,临别嘱咐学生一旦考完,就打发人快马加鞭送消息给他,接到考题的当天,老夫子坐轿去县城会友,席间,文友问周老夫子今年会有多少学生中举,老夫子却大大咧咧地说‘不出意外,应该都差不多。’周老先生转背,人们议论纷纷:看不出端庄儒雅的周老夫子,也乱夸海口,可见世人虚荣心都强。榜文发下来,周老夫子所教十八个学生,十七个中举,唯有周老夫子那个顽劣不俏的外孙,不愿背,又考前把备用文卖了买酒喝,所以落选。因学生考试名列前茅,春闱主考宗师专门召见了周夫子,召见完,主考宗师送周夫子出门,出句云:‘徒中师未中;’周夫子还是不答对,学生迎接住,问召见情况,周应声长叹:‘人乖命不乖。’宗师在门里听见,回过头问:‘对的非常工稳,刚才为什么不对?周老夫子淡然一笑曰:‘吾淡泊功名久矣,胡以对为?’在周老夫子影响下,所教的学生,大多不愿为官。”

“一个地方,有这样的人文故事,就说明这地方文化氛围浓郁,我先前单认为我们南京文化古迹众多,人文轶事不少,现在才深深领会到毛主席说的农村是广阔天地,广大的农村值得我们去学习、探讨。现在跟你说实话,我也热爱诗词联对,我也生活在文化氛围浓郁的环境,先前就跟你说过,我外祖父是大资本家,我母亲特聪慧,且读了一肚子儒书,人家都称她为金陵第一才女。她写的梅花二十四韵,被金陵人广为传颂。我父亲亦生于书香门第,爷爷曾做过江苏省文化督导,只因打一宗官司耗尽资产而家道中落,解放前夕,我家一贫如洗。因母亲深爱着我父亲,即便是家徒壁立,母亲还是嫁到了我家,一家人生活其乐融融。即使是现在,我眼前还时不时浮现父母坐在床头和诗、联句情景,人们皆称他俩是赵明诚、李清照式的神仙眷侣,其实,在我看来,赵明诚、李清照组合还略有欠缺,从才思方面,李清照足可碾压赵明诚,赵明诚难免自觉形秽,不能从创作中找到真正的乐趣。而我父母学识、才智都旗鼓相当,难分伯仲,相互钦佩对方,能从家庭创作中寻找到真爱、至乐。很小父母就教我背古诗词,稍长,就又教我写诗填词,除了读班级制的书,四书、五经我无书不读,一肚子儒家经典。”柳丝绦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个日记本,递给杨帆远,“你的诗写得棒极了,我凑和了一首,很不成功,看后提修改意见。”

杨帆远接过日记本连忙翻看,几番吟哦后,连声称赞:“好诗,好诗!”

丝绦抬头望天,然后说:“聊了不少时间,唐主任该回来了,我们该去办正事,闲事束之高阁,有时间再去理会。”说完带头往回走。

二章

公社文娱干事陪同县文化局副局长深入到大队检查指导工作,主要是查看各大队宣传队的排演情况,顺便选拔优秀节目到县参加汇演,不巧的是,偏偏演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海港》的男主角方东红请假已去县医院看病,费了大量心血排演的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海港》眼看就要泡汤,柳丝绦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愁眉不展,唐卫东也很不畅快。此时,杨帆远私自找到柳丝绦,试探性地说:“为了不让大家的心血白费,我想顶替这个角色登台配合演出,京胡让刘红兵拉,他能行。”柳丝绦一脸疑惑,半晌才说:“这不是开玩笑,你行吗?”

“行!一定行!一来我悟性好,记忆力强。二来我早就留心学习,回家无事私下模拟演练,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你能平等对待我,无以为报,只有竭尽所能配合你的工作,平日里我就多留了个心眼,认真关注每一个演员的演出,一旦有演员缺勤,我就上台顶替救场。”

癫痫病的病因有哪几种
早期癫痫的预防措施有什么
衢州哪里有颠痫医院

友情链接:

田连阡陌网 |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 | 强心脏优酷 | 郑州市管城区政府 | 小灰熊教程 | 笔记本型号 | 勇者之路加强版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