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安琪儿奶粉 >> 正文

卖肾者转身成肾源中介为病友提供肾源

日期:2017-12-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调查动机人体器官非法买卖是近年来出现的一种影响较为恶劣的违法犯罪行为,尽管国家对此明令禁止,但仍有少数人铤而走险。近日,河南省郑州市公安机关破获了一起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此案集中反映了当前人体器官非法买卖的市场特点及打击此类犯罪所面临的难题。看着身患尿毒症的女儿琪琪躺在病床上,琪琪妈妈心都碎了。当看到同样身患尿毒症的李某,找到合适的肾源后,成功做了肾脏移植手术,琪琪一家人看到了希望,决定砸锅卖铁凑钱为琪琪寻找肾源。李某出院时,琪琪妈妈央求他帮助寻找肾源。作为病友,李某动了恻隐之心,于是索要了琪琪的配型数据。李某知道,此前帮助他寻找肾源的赵某,手中可能有肾源线索。他就是通过赵某“搭桥”,出高价买到了合适的肾源。赵某为何人,竟有如此能耐?原来,赵某通过中介将自己的肾脏卖掉后,发现供应活人肾脏器官有巨大的“市场”,于是专门做起了“肾源中介”。河南省郑州市公安机关将上述案件侦破后,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将涉案当事人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法制日报》记者近日从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检察院获悉,此案暴露出目前侦破非法买卖人体器官犯罪遇到的调查取证难、刑事处罚难等难题,亟待加强立法监管。肾源中介“潜伏”医院此案被侦破后,诸多细节逐一展现出来。记者了解到,李某患上尿毒症后,一直等不到合适的肾源。他在绝望中通过网络联系上了赵某。在李某支付了10万元后,赵某为他找到了合适的肾源。李某成功做了肾脏移植癫痫大发作的护理手术后,不少病友在羡慕的同时,也求他帮助寻找肾源。琪琪就是其中的一个。“我在医院住院时间比较长,所以认识很多尿毒症病人。我做完肾脏移植手术后,琪琪妈妈求我帮忙给找一个‘肾源’,我就同意了。”李某说,之后,他很快与赵某取得联系,把琪琪的配型数据给了他。不久,赵某回话说,已经给琪琪找到了合适的肾源。于是,李某和赵某两人安排肾源提供者王某与琪琪一家人在医院见面。双方见面时,李某说:“我把人带过来了,你们看一看,要是合适,就把价格定下来,不合适就算了。”琪琪一家人对王某的情况比较满意。经商谈,李某与琪琪家人把价钱定在11.5万元,在琪琪做肾脏移植手术时付清,做手术前需要的证明材料由琪琪家人准备,肾源提供者王某以琪琪亲属的身份出现。此次见面后,琪琪做肾脏移植手术时,其家人按事前的约定向李某付清了11.5万元。李某收到钱后给了赵某2.5万元。王某出院后,李某向其支付了4万元,剩余的钱全部在李某治疗癫痫病医院青海哪家好手中。“做‘肾源中介’要先养一些准备卖肾的人,为他们提供食宿,如果找到买家小孩羊癫疯都有钱赚。”李某说,他们在网上发布一些找肾源的消息,有时还把人体器官移植配型数据一同发布,供需求者联系。“肾源中介”也是卖肾者《法制日报》记者在搜索类网站上输入“买肾”字样,出现了数十万个链接。随意点击这些链接,就有写着“提供健康肾源”之类的帖子。为李某提供肾源的赵某,就是通过网络把自己的肾卖掉的。赵某说,他于2001年毕业于陕西省西安市一所大学,毕业后在西安一家公司做了两年软件工作,后来自己单干。2008年11月,他做生意赔了钱,手头急需用钱。在心力交瘁之际,他在网上看到了一则寻找肾源的消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赵某按照网上的联系方式,与对方取得了联系。双方约定江西癫痫医院在郑州见面,经过体检,对方取得了赵某的配型数据,然后成功将赵某的右肾卖了出去。“之后,那个中介不干了,我们就没有再联系,但我知道了其中的操作步骤。”赵某说,他发现“肾源中介”有利可图,于是在2009年7月与一起租住房屋的小强尝试一把。“‘肾源中介’就是给想要卖自己肾的人和需要肾脏的患者牵线搭桥,促成他们完成肾脏的摘除和移植。”赵某说,他和小强之间的分工是,小强负责找“供体”,就是找想要卖自己肾脏的人,并将他们联系到郑州来;他主要负责“养人”,就是租一套房子,给想要卖肾的人提供食宿,同时也在网上QQ群里发布这些要卖肾的人的配型数据,联系需要换肾的患者。赵某说,找到“供体”后,他要先当面看一下这个人的情况,比如看看身高、体重、长相,问问此人找过别的卖肾中介由于理解不同造成执法标准不一。事实上,在肾脏移植手术中,医院是一个关键环节。那么,医院对“肾源中介”的存在是否知情呢?面对《法制日报》记者的疑问,郑州市一名不愿具名的医护人员说:“看着那些躺在病床上等待肾源的人,谁心里都不会好受。为了延续那些急需器官移植患者的生命,只要手续齐全,医生也不愿去说穿。”“人体器官移植背后,涉及捐献体系、伦理、人情、经济等方面更多的问题。”这名医护人员说,有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器官移植“供体”与“受体”的比例为1比100。我国每年约100万名患者需要肾移植,约30万肝病患者需要肝移植,但每年全国能开展的移植手术不过约1万例。显然,供体少,患者多。记者了解到,我国于2007年开始施行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明确规定,不允许任何人或组织以任何形式买卖人体器官,活体器官的接受人必须是捐赠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尽管有明确的规定,非法买卖人体器官的“地下市场”仍然存在。不少医护人员认为,人体器官供求之间存在“大市场”,加之一些患者一时难以找到肾源,就不惜出高价暗地里买肾救命,于是就有些中介钻“亲体移植”的“空子”,催生了活体器官买卖的“地下市场”。“建立科学的人体器官捐献社会救助体系才是治本之策。”郑州大学一位社会学专家认为,应从改变器官捐献率极低的现状着手,进一步明确人体器官捐献程序、补偿机制,让“肾源中介”无机可乘。非法买卖人体器官链条寻找“供体”,给“供体”提供食宿,安排“供体”体检在网上发布“供体”配型数据,联系患者安排“供体”与患者见面,谈妥价钱由患者给“供体”提供假身份证明材料进行移植手术(本报记者邓红阳)(法制日报 邓红阳)

友情链接:

田连阡陌网 |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 | 强心脏优酷 | 郑州市管城区政府 | 小灰熊教程 | 笔记本型号 | 勇者之路加强版挂